嫦娥奔月是什么节日
對美鋁制產品出口飆升350% 澳洲險成特朗普征稅目標
http://www.arawd.club2019-06-04 第一財經

  各種跡象表明,墨西哥并非特朗普政府近期唯一考慮對其加征關稅的盟友。

  據美國媒體報道,多位知情人士透露,上周特朗普政府曾考慮對來自澳大利亞的進口商品征收關稅,但在美國國務院等部門的強烈反對下,才決定暫時不采取行動。

  據悉,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等高級貿易智囊均贊同這一關稅,并認為可以以此對過去一年中大量流入美國市場的澳大利亞鋁制產品進行回應,但美國國務院、國防部則指出,此舉恐令美國失去重要盟友并將為此付出巨大代價。

  此前,美國政府對全球大部分國家都提高了鋼鋁關稅,而澳大利亞是全球唯一一個被無條件、全面豁免的國家。因此,在美國國內產能增長有限情況下,澳大利亞出口美國的鋁制產品激增。

  美方數據顯示,2018年澳大利亞對美鋁產品出口同比增長了45%;而與2018年同期相比,2019年前三個月,澳大利亞對美鋁出口量更是激增了350%。

  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曾任中國五礦化工進出口商會副會長,其間常年負責應對金屬行業的“雙反”官司。周世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美國,鋼鋁等金屬行業都屬于夕陽產業,其輝煌時代在上個世紀50年代之后就已經結束了,而這幾十年,美國的冶金行業只能靠貿易保護主義為生,產能恢復無望。

  圖為美國伊利諾斯州花崗巖城的格蘭奈特城(鋼鐵)廠,該廠的熱軋帶鋼生產線在2018年被重新啟用。

  為了關稅連盟友都不顧了

  去年3月8日,特朗普政府宣布,由于進口鋼鐵及鋁制產品危害美國“國家安全”,對進口鋼鐵及鋁制產品分別征收25%、10%的關稅。當時,除了澳大利亞之外,美國還有條件地暫時豁免了其他幾個經濟體的鋼鋁關稅。

  被美國完全豁免鋼鋁關稅的澳大利亞,在相關產品出口方面與歐洲、亞洲的出口商相比,獲得了較大的比較優勢。如前所述,澳大利亞對美鋁產品出口隨后出現了大幅增長的現象。

  不過據美國地質調查局數據,總體而言,澳大利亞仍是美國相對較小的鋁供應國,截至今年5月,其對美國出口的鋁制產品僅占美國總進口額的6%。

  盡管如此,萊特希澤和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等人還是對向澳大利亞加征關稅的計劃表示了贊同。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加拿大和墨西哥已可以正常對美出口鋼鋁產品,并免于受到關稅威脅。

  在國會針對美國總統在關稅方面權力過大的不滿聲中,特朗普政府以取消鋼鋁關稅的妥協舉動,試圖為國會通過《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鋪路。

  5月17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發聲明表示,美國與加拿大、墨西哥對取消加征鋼鋁關稅一事達成一致。作為互相妥協,各方同意建立一個防止鋼鋁進口激增的機制,來對鋼鋁貿易進行監督。

  USTR在聲明中指出,如果監控到某些特定鋼鋁產品進口激增的情況,美國可能會重新對這些鋼鋁產品加征關稅,而加拿大和墨西哥的任何反制措施,則必須僅限于鋼鋁產品。

  另外,白宮已在5月16日宣布,對土耳其進口鋼鋁征收的關稅將從50%下調至25%。

  夕陽產業產能恢復無望

  此前,根據美國《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款,美國商務部對進口鋁制產品啟動了是否損害美國國家安全的“232調查”,并在公布調查結果中認定其有損美國國家安全。

  美國商務部在該報告中給出的理由是:包括2016年,美國原鋁產量約為2015年的一半,且產量在2017年還在進一步下降;同時,美國鋁冶煉廠的產能僅43%,年產量為785000噸;而在2013年,美國的產量還在每年200萬噸左右。

  美國商務部指出,自2012年以來,已有6家鋁冶煉廠關閉,這些冶煉廠擁有3500名工人,而鋁行業的就業崗位也在急劇減少:2013年至2016年間,從約13000人降至5000人,下降了58%。

  為此,目前僅剩的5家鋁冶煉廠中,只有兩家還能滿負荷運轉。而這5家冶煉廠中只有一家可以生產關鍵基礎設施和航空航天應用中所需的高純鋁。

  美國商務部指出,如果這個美國冶煉廠關閉,那么美國將沒有足夠的國內供應商來對關鍵的國家安全需求進行供給。

  不過,美方推出的鋼鋁關稅,在不少國家看來,從本質上來說無非是一種貿易保障措施,而在推出一年多以來,除了擾亂美國國內鋼鋁產品市場價格之外,并未能在恢復產能方面有多少貢獻。

  數據顯示,自鋼鋁關稅生效以來,美國熱軋鋼市場價格從每噸600美元上漲至每噸900美元。此前福特方面在2018年底時表示,提高鋼鋁關稅已使福特汽車制造商的利潤損失超過10億美元。

  周世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美國的冶金行業已經走過輝煌期。以鋼鐵行業為例,其輝煌的百年歷史是在1850年~1950年,隨后日本、聯邦德國、韓國等國分段崛起。而近幾十年,美國鋼鐵業基本上就在靠打官司為生,其策略就是利用法律程序進行扯皮,雖然打不贏,但是可以配合關稅來保護該行業,靠貿易保護主義為生。

  目前美國鋁業方面的保護路徑也與鋼鐵業類似。譬如,實際上美國鋁制產品生產企業早在20多年前就主動退出了附加值較低的鋁箔生產,轉而生產利潤較高的鋁材產品,因此美國鋁箔產量的下降和市場份額的減少是美國企業的商業選擇,而非由進口鋁箔導致。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高級研究員鮑恩(ChadBown)則在一份報告中也指出,自2009年開始,美國政府逐漸加強對美國鋁業實施貿易保護。

  鮑恩指出,與一直受到保護的美國鋼鐵業相比,鋁業在2009年開始才加入被美國政府特殊關稅保護的陣營。

  根據鮑恩的計算,到2017年底,有15%對美出口的鋁制產品被美方予以“雙反”調查。他指出,在特朗普對其征收10%全球進口鋁關稅的國家中,受此影響最大的是加拿大。

  而通過此次澳大利亞對美鋁產品出口激增也可以看到,美國在國內恢復鋁業大規模產能的想法恐將落空。

  周世儉表示,美出臺鋼鋁關稅有兩個目的:保護就業和國防原因。

  在就業方面,要考慮到幾十年前在美國這是一個勞動密集型行業,存在大量離退休人員,其工廠負擔很重,需要通過不斷扯皮打官司來對該行業進行保護;從國防原因方面說,美方也需要保持一定的產能。然而這樣的關稅最終還是會影響美國的就業率,并損害廣大美國消費者的利益。

文章關鍵字:
嫦娥奔月是什么节日